zzk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乃路易十四 > 第四百四十一章 ?开战之前——罗马-克里斯蒂娜

第四百四十一章 ?开战之前——罗马-克里斯蒂娜

 热门推荐:
        小德兰修女,原先的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女士,几乎已经快要被人遗忘的人,又一次出现在了法国。

        她离开法国的时候,凡尔赛尚未完工,她居住在卢浮宫,后来是枫丹白露,即便如此,巴黎的繁荣依然让她深深地叹息……因为瑞典的斯德哥尔摩与之相比简直就是一座色彩暗淡的普通村镇。如今,她站在凡尔赛里,涌上心头的更不知道该说是愤怒,还是庆幸,又或是一点无从查找来由的喜悦。

        她的国家与人民抛弃了她,但她必须承认,他们做得对,那位大公主只要能够为瑞典带去法国的十分之一,她就不愧为瑞典王后,也不算辜负了卡尔十一世对她的深情款款——她是知道卡尔十一世为王后在“王后岛”上建造了一座专属于她的王宫的。

        路易十四也在看着这位曾经的女王,现在的修女。

        他第一次见到克里斯蒂娜的时候,她退下王座不久,骄傲而狂妄,甚至在他的一再提醒下,依然坚持在枫丹白露宫处死了出卖她的侍从。

        枫丹白露是法国国王的领地,城堡,也就是说,从克里斯蒂娜开始,所有人都是被他盛情款待的客人,就算克里斯蒂娜要惩戒叛逆,也应该在回到瑞典后,而不是不顾法国国王的颜面,杀死他的客人之一,这是对国王与“宾客法”的挑衅。

        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路易十四彻底抽回了对克里斯蒂娜的支持——身为女性与对天主教的倾向,原本就是这位年轻女王的两大弱点,让她在很多方面处于劣势,不过这种情况也有利于法国设法收拢瑞典,所以说,路易十四原本是想要与她结盟的,但短短几天,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位女士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或者说,无法看懂局势,认为自己无需控制——她不适合成为一个统治者。

        路易十四立即与克里斯蒂娜的表嫂,也就是瑞典国王卡尔十一世的母亲达成了协议,对瑞典王太后来说,克里斯蒂娜女士一直是她与孩子的心头大患——谁都知道,她的丈夫是卡尔九世的外孙,克里斯蒂娜才是卡尔九世的孙子,更别提他们是在三十年战争的时候才从德国回到瑞典的,被瑞典人视作外国人也不奇怪。

        卡尔十世即位后又经常在外面打仗,并不常在斯德哥尔摩,瑞典人对他十分陌生,他去见上帝的时候,卡尔十一世也只有五岁,那时候已经有人叫出,应该让退位的女王重新回到瑞典,而克里斯蒂娜也说出类似于如果卡尔十一世不能做一个合格的国王,她要重回王座的话来,并且付诸于实行——开始周游各国寻求支持。

        法国国王不在这时候落井下石,已经足够卡尔十一世与其母亲感念的了。这也是为什么,在大公主开始议婚的时候,瑞典拿出的诚意是最足的。

        但对克里斯蒂娜来说,这就是不折不扣的背叛与欺骗了。

        更别说,这里卡尔十一世与大公主伊丽莎白的婚事一定,这边路易十四就让米莱狄夫人为被软禁在罗马的克里斯蒂娜女士送去了修女的头巾。

        长达十多年的囚禁生活让克里斯蒂娜完全失去了原先的颜色,就像是被岁月灼烤过的玫瑰花,憔悴,单薄,空洞,只有那双眼睛还残留着一点属于女王的光芒,哦,对了,还有一刀刺穿了“意外访客”的胆魄与身手。

        被很多人遗忘了的克里斯蒂娜女士又被一些人想了起来,毕竟法国国王的弱点实在不多,在大战将临的时候,让瑞典陷入内乱显然也是一个好主意,针对原先的西班牙王后安东尼娅的刺杀,不过是他们放出的烟幕弹,在法国国王在罗马的人手正在忙于保护这位前王后的时候,他们就去找了瑞典的前女王。

        他们说的很动听,听起来也很有实行的余地,作为在位的统治者,总会被一部分人厌恶与不满,也有些人会有意乘着暴乱与政变谋取攀升的机会,克里斯蒂娜在位的时候,虽然有不少反对者,但也有很多支持者,尤其是那些被她拔擢到贵族阶层的平民,“他们时刻记得您。”那些人这样说,竭力劝说克里斯蒂娜和他们回去瑞典,他们甚至说,只要克里斯蒂娜愿意,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将会是她的庇护人。

        克里斯蒂娜倒记得这位皇帝陛下,当初卡尔十世才是他的被庇护人,毕竟卡尔十世的父亲是普法尔茨-茨魏布吕肯公爵的子嗣。

        她假意顺从,在对方疏于防备的时候,给了身边的人——也是他们之中发号施令的人一刀——她很清楚,在一群人中,身份最尊贵的人突然倒下,生死不明,其他人一定会先想着救护他而不是抓捕逃走的人,至少也会混乱一阵子。她猜得不错,她和那个人并肩坐在马车上的时候,从修女的长袍下拔出的刀子刺入了头目的腰侧——克里斯蒂娜虽然没有上过战场,她的父亲却是把她当做一个儿子教导的,她知道腰侧是一个相当致命的地方——没有骨头的妨碍,肌肉单薄,刺伤后引起的剧痛会让人叫都叫不出来。

        然后她迅速地跳下马车,穿入了黑暗的街巷。

        这些人的话她听了不是不心动,但在修道院的十年里,她也不是没有思考过,米莱狄夫人的话虽然残忍但也很实际,她都五十多岁了,不可能再有孩子,没有继承人的结果是不是她从卡尔十一世这里夺来的王位依然要还给他和他的后人?而且就算她还能坐在王位上很多年,她要怎么应对路易十四的怒火?

        路易十四谋取西班牙王位的计划可能失败,但瑞典怎么能对上拥有十五万甚至更多常备军的法国?

        瑞典也是父亲留给她的瑞典,她失去了它,但不意味着她就愿意为了一己之私看着它成为两大势力倾轧下的牺牲品。

        让她感到惊讶的是,没有忘记她的人居然还有那位米莱狄夫人,她居然早就守候在修道院外,在那群人正在忙于救援他们的大人,以及追捕克里斯蒂娜女士的时候,他们反被路易十四的人一举擒获——虽然这种说法会让罗马教会感到气恼不已,不过现在的罗马已经不是克雷基先生担任大使的时候了(就是罗马热闹滚滚一章的男主角),这里到处都布满了法国人的势力,从商人,到教士,再到骑士以及官员都有。

        克里斯蒂娜对米莱狄夫人还是有些熟悉的,这位法国国王的秘密情人经常前来修道院探望或说是监视她,她需要什么都可以和米莱狄夫人说,这让她的修道院生活不至于艰难无趣。

        米莱狄夫人带着国王的命令——国王说,如果克里斯蒂娜听从了那些叛乱者的唆使,那么她将要接受的惩罚就与那些人一样;但如果她反抗或是逃跑了,哪怕未遂,米莱狄夫人可以听听她的请求,看看她对国王有什么要求。

        克里斯蒂娜沉默了一会后,就说,她想要觐见法国国王。

        ——————

        克里斯蒂娜第一次见到路易十四的时候,她是个成熟果敢的贵妇人,而路易十四还是一个少年。

        他们再次见面的时候,路易十四已经完全脱去了稚气,现在的他如同一头威严的雄狮,令人无法直视,而克里斯蒂娜呢,十年来的幽禁生活让她迅速地老去,虽然因为体型瘦削而没有露出多少老态,也只在眼角唇边有着细细的纹路,但那头银白色的短发似乎正在不断地述说着她的不甘与苦难。

        她的行为已经表明她不会再成为卡尔十一世的威胁,路易也不会对一个曾经的统治者咄咄逼人,他们对视了一会后,路易说:“有件事情我也是刚知道,不过我想我可以告诉您……女士,我的外孙,您侄孙已经出生了。”

        克里斯蒂娜露出了恍惚的神情,一瞬间她甚至不理解路易在说什么,但下一刻她就想起来了,路易十四的女儿大公主伊丽莎白现在正是瑞典王后,路易十四的外孙,她的侄孙可不就是瑞典王太子吗?

        “也许我该说声恭喜……”她说。

        “我们可以同样感受这份喜悦,”路易十四说:“既然我们成为了毋庸置疑的亲眷,克里斯蒂娜女士,现在我愿意给您一份恩典,您可以告诉我,您想要用怎样的方式度过之后的三十年或是更久。”

        “您是说我无需回到修道院里去了吗?”克里斯蒂娜问道。

        “小德兰修女依然会在修道院里直到故去,但克里斯蒂娜夫人不必。”路易十四说:“除了瑞典,您可以选择任何一个您觉得称心如意的地方安居,您每年都会有一笔与公爵夫人相称的年金,几处房屋,一些仆人,除了不能随心所欲地离开住地之外,您尽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安排今后的生活。”

        “我确实向米莱狄夫人抱怨过修道院的生活,”克里斯蒂娜平静地说:“您的安排正是我所需要的,陛下,请您给我安排一个宁静又温暖的地方,有个地方可以骑马,也可以看看大海——譬如您的普罗旺斯就很好。”

        “好吧,就那里。”路易温和地说:“那里的葡萄酒和蜂蜜都很不错。”

        克里斯蒂娜提裙,屈膝行礼:“万分感激,陛下。”

        “这是你应得的。”路易说:“好好生活,夫人,也许在将来,您不是没有回到瑞典的可能。”

        克里斯蒂娜一怔,然后笑了:“不,陛下,我不会再回到瑞典了,时间真是残酷啊,它剥夺的不但有人对人的感情,还有对那些沉重的责任与义务的……我现在就很好,克里斯蒂娜的名字虽然不是那么常见——我说在法国,但也不是那么少见,我会有个新生活,陛下,与过去完全无关。”

        “那么,”路易略微欠了欠身:“一切如您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