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k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侯门庶子 > 第四百二十七章 谋划帝位

第四百二十七章 谋划帝位

 热门推荐:
        “大势已定!”

        李善才重复了一遍,而后冷冷的开口:“皇上虽死,可新帝为立,何来大势已定。”

        复杂的看了李善才一眼,周光新淡淡的说道:“皇上中毒而死,你我皆有弑君之嫌,还是别想太多了。”

        这心灰意冷的话,让李善才异常着急,可无论他如何劝说,周光新也不搭茬。

        最后李善才一跺脚,悄悄地联系几个皇室子弟,谈论新君之事。

        甚至李善才还想起了一个人,秘密叫来一名心腹,耳语了几句……

        李善才不甘心,上蹿下跳的,想要垂死挣扎。

        可他的行为,在赵文煜等人眼里,无非是枉费心机。

        “还想拥立新君,也不知道,谁给他的信心。”

        小皇帝的灵位前面,张怀低声的对赵文煜说道,语气非常不屑。

        “皇上刚死,现在做什么都不合适,先让他蹦跶几天!”

        赵文煜淡淡的回应,对于李善才上蹿下跳的行为,一点也不在意。

        毕竟南京城的一切,都掌握在贺元盛一党手中,任凭李善才如何蹦跶,都没有用。

        若非小皇帝刚死,赵文煜等人,要装装样子,恐怕会直接拿李善才问罪。

        “倒是便宜他了!”

        张怀不屑的说了一句,而后压死了声音:“对于新君的事,首辅怎么看?”

        “这要侯爷回来再定!”

        此言一出,张怀顿时眉头一挑,严肃的说道:“北伐之战,正在关键时刻,恐怕侯爷无心他顾,我们可要仔细想想。”

        赵文煜马上开口:“有什么可想的。”

        “北伐之战,必胜无疑,侯爷收复故土,可谓功在社稷,若是登上大宝,定是众望所归。”

        这么明显的意思,赵文煜怎能不明白,当即开口道:“你的意思是,提前准备。”

        “不错!”

        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复,张怀继续开口:“趁着侯爷不在,铲除所有的障碍,待侯爷归来之时,来一个黄袍加身。”

        张怀的话一说完,赵文煜马上开始思索,此事的可行性。

        “侯爷登上大宝,的确是众望所归,时机也非常合适。

        老夫唯一担心的,就是擅自行事,会引起侯爷的不满。”

        贺元盛的心思,赵文煜能猜出来一些,可他还是不敢擅自行事,担心会被忌惮。

        毕竟迁都之后,赵文煜屡屡被打压,深知贺元盛对他的防备,自然想以稳妥为主。

        反正改天换地,是早晚的事,他没有必要,擅自行事。

        可张怀跟随贺元盛的时日尚短,对其的想法,了解的有限。

        而北伐之前发生的事,让张怀担心,贺元盛有当周公、诸葛的想法。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就算侯爷生气,还能把我们杀了不成。”

        顿了顿,略带鼓动的说道:“一个拥立之功,怎么也能换来三代富贵,这可是最划算的买卖。”

        对于改朝换代之事,张怀非常急切,生怕会有变化。

        因为贺元盛登上大宝,他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否则的话,很容易被清算。

        毕竟主持新政的他,得罪了太多人,而中国古代,人亡政息的事情,数不胜数。

        届时他这个主导新政之人,就会成为乱臣贼子。

        哪怕他死了,没了特权的读书人,都会把他拉出来鞭尸。

        只有贺元盛成为皇帝,贺氏一直执行新政,才会没有隐忧。

        张怀的鼓动之言,让赵文煜非常动心,毕竟文官虽有权利,却不能传承下去。

        只有爵位,才能保证几代富贵。

        而读书人,又不能上阵杀敌,若是错过了拥立之功,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取得爵位。

        “那就利用皇上之死,把碍眼的人,都除掉。

        不过为了侯爷的名声,事情要做的漂亮一些。”

        赵文煜的话一说完,张怀马上漏出笑容,当即开口道:“此事不难,正好利用中毒之事,把所有碍眼的人铲除!”

        两个人正在密议之时,一名锦衣卫百户,过来禀告:“首辅,张阁老,就在刚刚,李阁老跟几个宗亲,带着一队侍卫,去了泰康宫。”

        此言一出,二人的脸色,都有了些变化。

        赵文煜更是直接开口:“竟然要放出这个祸害!”

        “若是他出来了,还真有些麻烦!”

        “这里交给你了,我去看看!”

        “放心!”

        两个人交谈完毕,赵文煜吩咐锦衣卫百户:“调一队侍卫,跟我来!”

        “诺!”

        百户马上点头,接着一挥手,几十名侍卫,出现在大殿之外。

        赵文煜也不在停留,当即起身,带着几十名侍卫离开。

        泰康宫,是皇宫之内,最后面的一座宫殿。

        宫殿里面,囚禁着一个人,正是之前的永昌帝,两朝的太上皇。

        不过这位太上皇,已经没了往日的威风,浑身破衣乱衫的,还被铁链锁在偏殿内。

        对于外界来说,这座泰康宫,犹如冷宫一般,哪怕小皇帝死了,此地也没受到影响。

        泰康宫内,一个小宫女,正在向贺锦萱汇报外面的情况,最后开口说道:“娘娘,文武百官都入宫了,我们这里,要不要挂上白帆。”

        “不用!”

        贺锦萱淡淡的回应,一副不把任何事,放在心上的样子。

        毕竟她的身份,是小皇帝的庶母,又处在这冷宫之中,很多事都不用在意。

        就在这时,一个小太监,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焦急的说道:“娘娘,李阁老跟几位宗亲,带着十几名侍卫,来了泰康宫。”

        此言一出,贺锦萱顿时皱了皱眉,然后走出大殿。

        很快,就看到李善才和几个皇室宗亲,出现泰康宫内。

        “李善才,你闯入圈禁之地,意欲何为?”

        贺锦萱冷冷的问道,神情中也带着一点担忧。

        毕竟小皇帝死了,李善才却在这个时候,来到泰康宫,他不能不多想。

        “太上皇妃,老臣特来迎接太上皇。”

        此言一出,贺锦萱冷冷一笑,开口道:“这里只有一个被圈禁的庶民,没有什么太上皇。”

        “皇上驾崩,朝廷要立新帝,太上皇是皇室子弟,又是先帝生父,理应参与。”

        接着话锋一转:“还望太上皇妃不要阻拦,否则就别怪老臣,不客气了。”

        “你敢!”

        贺锦萱可不想永昌帝出来,因为小皇帝上位以后,她没少折磨永昌帝。

        若是让其出来了,发生了什么变故,她可就要倒霉了。

        “哼!”

        到了这个时候,李善才怎能会被一个女人的威胁吓到,冷哼一声之后,便一挥手。

        紧接着,十几名侍卫,开始搜查。

        “拦住他们!”

        贺锦萱急了,可泰康宫内,只有四个太监,四个宫女,怎敢阻拦侍卫。

        很快几名侍卫,进入了偏殿。

        “阁老,太上皇在这!”

        李善才闻言,马上走了进去。

        贺锦萱见此,也只能硬着头皮,跑了进去。

        “李善才,你太放肆了!”

        “放肆的是你!”

        看到永昌帝还活着,李善才心中有了底气,冷冷的说道:“太上皇是先帝生父,你这奸妃,竟然敢用铁链锁住。”

        这时,察觉到异常的永昌帝,也抬起头来。

        等看到李善才和几个侍卫身上的孝衣后,永昌帝顿时激动起来:“那逆子死了,是那逆子死了吗?”

        情绪异常的激动,目光中还带着点疯狂,以及一丝期盼。

        永昌帝的样子,让李善才眉头一挑,可还是开口道:“来人,把铁链解开!”

        跟来的侍卫,刚想有所动作,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进来:“住手,你们真是胆大包天。”

        声音一落,赵文煜带着几十名锦衣卫,进入偏殿。

        看到赵文煜出现,李善才脸色微变,感觉情况有些不妙。

        “李善才,你可真是大逆不道,公然违抗圣旨,还妄想解救钦犯。”

        赵文煜率先开口,语气因为非常冰冷,看着李善才的目光,也带着几分杀意。

        “皇上驾崩,理应议立新帝,太上皇是皇室嫡系子弟,又是先帝生父,理应参与。”

        “一个罪人,有何资格参与此事!”

        顿了顿,继续开口:“皇上刚刚驾崩,你就开始谋划帝位,看来皇上中毒,还真与你脱不了关系。”

        赵文煜的话,让李善才脸色巨变,高声喊道:“你血口喷人。”

        “先是宫内被大换血,导致皇上中毒身亡,现在你又来到冷宫,企图释放钦犯,本阁不得不怀疑,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说完,赵文煜高声道:“来人啊,给本阁拿下此逆贼。”

        话音一落,锦衣卫马上上前,想要抓人。

        “谁敢!”

        李善才也不示弱,他带来的侍卫,也上前一步,只是人数较少,气势有些不足。

        “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本来赵文煜,不想这么快动手,毕竟小皇帝刚死,若是在治丧期间,捉拿李善才,影响有些不好。

        可李善才来到泰康宫,想要释放永昌帝,就给了赵文煜一个合理的借口。

        毕竟永昌帝被囚禁在此,就是因为毒杀小皇帝不成,只是考虑到他是小皇帝的生父,不能处死,才会圈禁起来。

        如今有弑君之嫌的李善才,过来释放永昌帝,谁都会怀疑,里面有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