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k无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总宠妻超无敌 > 第1060章:腹黑的小时总和命中注定碰面啦~

第1060章:腹黑的小时总和命中注定碰面啦~

 热门推荐:
        云想:“……”这哪是老小孩,明明是老无赖。

        云想把腿伸了伸,一条叠在另一条上,“不准去。”

        乔芬嘟嘴:“我去问恋恋。”

        真人秀呀,多好的机会!不仅能跟棠棠共处72小时,说不定还能成就一桩美好姻缘!云想抬脚拦住他:“这件事情上,恋恋听我的。”

        乔芬抱着云棠,伸出一根手指,“就参加一期还不行嘛,我都八十岁了。”

        “不行。”

        “我一把年纪就这一个愿望。”

        “不行。”

        乔芬一屁股坐在沙发里,“那我中午在你家吃饭。”

        “好。”

        云想把女儿抱走,起身回卧室。

        “我晚上也在你家吃!”

        “可以。”

        “明天后天大后天,一直吃!”

        云想回头,腹黑邪魅着一张脸:“可以,我能养到您老人家一百岁。”

        乔芬气的抱着抱枕咬。

        之后乔芬就一直住在海潮苑,哦,不是住,是赖。

        之后云想就每天接到各种大洋彼岸的电话乔芬一共八个儿子,十六个孙子,还有九个曾孙……这些后代们这几天轰炸云想的唯一中心思想就是——乔芬想要带云棠上真人秀,一期就好,老人家想跟小宝贝有个美好回忆。

        对此,唐恋有发言权。

        “舅姥爷一直这样,他喜欢女孩,结果命里一个女孩都没有,所以他就很疼我,我刚满月那会儿,他也是赖着我父母,把我带出去一个月。”

        “是要埋了你吗?”

        “是周游世界,记录美好生活。”

        哦,拍抖音去了。

        云想呵一声,“一定是那个魏黏黏干的!”

        唐恋过去抱住他,趴在他肩上当小猫,“不然就由着舅姥爷吧,他都八十了。”

        云想惊讶:“真八十了?”

        唐恋点头,伸出手指比量:“他改了好多次年纪,身份证都有这么厚了。”

        好吧,云想有点动摇了。

        唐恋是知道他的性子的,最是心软,再加上刚刚妈妈给她打电话了,说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尽量顺着舅姥爷,毕竟他年纪大了,看着乐呵呵的,身体并不好。

        于是唐恋便做主去告诉乔芬,可以把棠棠带去真人秀,但要求是只能录一期节目。

        小老头开心死啦,歪在沙发里笑成一只大鹅。

        真人秀《萌宝驾到》最终敲定乔芬和云棠做彩蛋嘉宾,录制节目最后一期,还设定了标题:横跨八十年的祖孙情。

        魏黏黏骚气的操作让节目还没播出,就用乔芬和云棠赚了一大波的赞助费。

        云想是不耻这种勾当的,他想揍魏子年,但乔芬很喜欢,每天乐呵呵的,西海岸公司也不管了,整天跟魏子年商量节目流程,还亲自去商场给云棠买衣服,买一大堆,一间大屋子都快摆不下了。

        “我感觉舅姥爷怪怪的。”

        “有吗?”

        唐恋在叠女儿的小衣服:“还是一样的可爱呀~”录制时间在九月中旬。

        这天正好是周末,时泽希在家,他在思考人生,为什么他的爸妈会扔下他手拉手出去秋游。

        哎……他还是算数学题吧。

        叮铃铃,客厅的电话响了,好奇怪的,家里座机很少响,基本都是摆设。

        秀姐过去接起来:“喂您好。”

        隔了两分钟,秀姐过来敲时泽希的房门。

        “请进。”

        时泽希转过身去。

        “小少爷,乔芬总裁找您。”

        乔芬爷爷找他?

        时泽希从椅子上下来,径直往客厅去,接起电话。

        “小希希,你在家干嘛呢?”

        “怎么证明你是乔芬?”

        “?”

        时泽希眉头皱着,又黑又亮的眼珠里有几道浅浅的寒光。

        “你知道我家电话号码,又说你是乔芬,隔着电话我看不到你人,你得证明给我看。”

        小泽希靠着电话台,一只手插进裤兜里,平静又冷漠,“不然我会报警,让警察叔叔核实你的身份。”

        “这部电话连的是j市的公共设施网,如果查你,最多五分钟。”

        “你考虑清楚,现在说实话还来得及。”

        乔芬无语凝噎,“小希希,我真的是乔芬哟,忘了我给你买的大飞机了?”

        时泽希眯了眯眼:“飞机上有几道杠,都是什么颜色?”

        乔芬:“三道,两条蓝的,一条红的。”

        时泽希圆圆的眼睛蓦地睁大,冷冰冰的脸一秒破功,软糯糯的开口:“乔芬爷爷,什么事呀?”

        乔芬:“……”这孩子好像有双重性格,刚刚要吓死他鸟……缓了缓神,乔芬说正事:“你要不要来你云伯伯家里玩呀,爷爷现在自己在家,想你了。”

        时泽希无情拒绝:“不能,数学题还没算完。”

        “……”乔芬一口老血,咳嗽两声继续说,这回装可怜。

        “可是爷爷真的想你了呀,爷爷一直没告诉你,爷爷身体不好,最近总咳嗽,咳咳咳……”“哎,年纪大了,精神头一天不如一天,你云伯伯和恋恋姨姨都出去玩了,剩下云棠小妹妹和我在家,好孤独呀,咳咳咳……”“你是要让我帮忙照顾云棠妹妹。”

        时泽希是个逻辑思维相当缜密的人。

        “呃……没有啊,我就是想你了,呵呵呵呵!”

        被猜中心思,笑的很假。

        时泽希美男叹息,“好吧,我现在过去。”

        他刚刚没认出乔芬爷爷,对乔芬爷爷不礼貌了,作为赔罪,去陪陪他老人家吧。

        挂了电话,时泽希回卧室拿了两个玩偶,又去书房拿了一本数学题。

        无聊就做数学题,乔芬爷爷就是数学题做少了。

        时家的保镖跟着,司机带着,二十分钟后时泽希到了海潮苑。

        进门就看见一大堆黑乎乎的机器,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人。

        “小希希!”

        乔芬拄着拐杖出来,一个虎扑,时泽希头发都乱了。

        “乔芬爷爷好。”

        “好好!”

        老人家拉着小少爷的手进门,逢人就介绍:“这是时家的小少爷,漂亮吧,看这黑眼珠,这黑头发,帅呆了呦!”

        周围奇奇怪怪的人都对时泽希点头哈腰。

        “帅呆了,帅呆了。”

        时泽希不喜欢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人,他拽了拽书包带子,问乔芬:“爷爷,云棠妹妹在哪儿?”